社区“微养老院”让老人不离家不离亲:上海康献医疗器械有限公司官方网站

社区“微养老院”让老人不离家不离亲

       子女工作忙无暇照顾老人怎么办?老人需要护理,子女们不懂专业护理知识怎么办?老人不能自理又不愿意去养老院怎么办……别担心,市民遇到的这些问题都可以在社区“微养老院”解决。

       今年6月,太原市在校尉营、柴市巷社区(两个社区办公地点在一起,同时管理,各自负责本社区老人)试点一个“嵌入式社区养老日托服务项目”,即建在社区的“微养老院”。“微养老院”由政府提供场地,社会组织提供服务,社区监管,为社区方圆一公里内的老人提供中短期的机构养老服务,既能保证老人享受专业的机构养老服务,又让老人不离家、不离亲。

       近日,社区“微养老院”的服务模式晋级第四届中国公益慈善项目百强,并将在全市推广,解决失能和半失能老人养老难的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住在“微养老院”老人说和家里一样舒服

       李艳芳(化名)今年88岁,家住迎泽区校尉营社区。老伴儿去世多年,她有3个孩子,大女儿在北京,大儿子常年生病无法照顾自己,小儿子家住得距离老人非常远,而且工作很忙。

       平时,老人都是独自生活。由于老人腿脚不方便,不能独自上下楼买菜做饭,小儿子就每隔两天来看望她一次,每次为她送3天的饭。等到3天的饭吃完,小儿子就再过来送一次饭。

       老人一个人在家除了看电视,就是发呆、睡觉,非常孤单。老人性格孤僻,不愿意到子女们家居住,孩子们为老人找过4个保姆,都因无法和老人相处而不干了。孩子们想把老人送到养老院,老人又嫌离家远,环境陌生,不想去。

       直到今年6月,在离李艳芳老人家仅300米距离的校尉营、柴市巷社区,太原市在这里建立全市一个老年日托中心,试点“嵌入式社区养老日托服务项目”。该中心占地近500平方米,除了为身体健康的老人提供日间照料和老年餐桌等服务外,还有9张床位,为失能和半失能老人提供中短期的入住服务。记者看到,日托中心每个房间都安装了空调电视、保健仪器等设备。尽管床位不多,但是和正规的养老机构一样,每天有专业的护理、医护人员为李艳芳清洁卫生、打饭、洗澡、体检等养老服务。此外,还有4间功能室和1间助浴室。

       平时,常有社区里的其他老人来串门和老人聊天。老人回家看看或子女们来探望老人都非常方便。“从这儿的窗户上就能看见我家,住在这里和住在家里一样,很舒服,完全没有在养老院里的感觉。”李艳芳老人说。

       “微养老院”里还住着3位老人,情况与李艳芳类似,都是不愿意到养老院养老,但是又非常认可社区“微养老院”。“老人住在这里能享受专业的养老服务,要知道过去在家康复训练或者洗澡非常困难,现在有专业的人员为他们提供,我们很放心,还能随时过来探望老人。”李艳芳的儿子说。

       失能和半失能老人的服务空缺这里来弥补

       目前,太原市60岁以上的老人约有64万,全市大约每7个人中就有一位是老年人,早已进入老龄社会。全市高龄化倾向凸显,80岁以上老人占全市老年人总数的14%左右,空巢老人占所有老人的一半以上,失能和半失能老人达到两万左右,占老年人口总数的3.13%。老年人的养老问题,尤其是失能和半失能老人养老问题越来越重要。“机构养老、社区养老和居家养老是目前主要的养老方式,但是这些方式都有各自的特点,无法满足所有老人的养老需求。”太原市民政局社区管理中心主任夏同杰介绍,机构养老由于离家远,远离亲人,很多老人感到孤单,不愿意接受。居家养老,由于子女们一方面工作忙,没有时间,另一面也缺乏专业的护理知识,不能很好地照顾老人。社区养老从2006年至今经历了3个阶段:一个阶段,由社区的工作人员和志愿者为空巢和困难老人们提供服务,这个阶段以志愿服务为主,很难覆盖到大多数老人;第二个阶段,政府整合社区服务商,通过信息平台,为老年人提供上门服务,老人们只要拨打电话就能预约家政、维修、送餐等服务;第三个阶段,整合专业养老机构和社会组织,通过信息化,为老人提供智慧养老和老年餐桌、日间照料等服务。“社区养老仍处于起步阶段,目前提供的养老服务主要针对健康的老人,对于失能和半失能老人的服务仍非常缺乏。”夏同杰说。为此,今年6月,太原市试点“嵌入式社区养老日托服务项目”,由政府提供场地,社会组织提供服务,社区负责监管,在社区建立一个“微养老院”,为周边一公里范围内的老人提供养老机构的专业服务。“微养老院”里有几张或十几张床位,老人可以在一定时间内居住。“微养老院”有专业人员提供专业的养老服务,可谓“麻雀虽小,五脏俱全”。

       目前,太原市的“嵌入式社区养老日托服务项目”参加了由民政部等单位主办的第四届中国公益慈善项目比赛,并进入百强。社区“微养老院”的模式也将向全市推广,让更多失能和半失能老人不离家、不离亲,享受养老院的服务。